推广 热搜: 论文    研究    管理  中国    公布  开通  自考报名 

学术资本主义视域下高校教师角色冲突与调适

   日期:2021-07-25     来源:www.duxinshilongwang.net    作者:未知    浏览:371    评论:0    
核心提示:G451A1674-4810(2021)08-0033-0220世纪下半叶,大学组织的内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理念和以效率为核心的新公共管理运动席卷了整个公共部门,在“大市场,小政府”的理念的推进下,西方国家高等教育与研发政策做出了重大调整,流向高等教

四 结束语

面对学术资本主义的浪潮,大家在守望传统大学理念的同时需要重新审视大学组织的变迁,大学教师从校园走向社会,从实验室走向市场,从学者变成创业人士的角色转变,既是机会又是挑战,每一个人都要面临选择,怎么样在角色转变的矛盾和冲突中,在重构自己的角色身份时获得在学术资本主义环境下的存活之道,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既能维护大学的基本使命,又能依据年代进步的需要,达成自己的健康进步,这是每个大学教师进行自我身份角色的定位时应深思的问题。

一 高校教师角色冲突的表现

角色冲突是指发生在角色饰演者所饰演的同一个角色内部的矛盾,这种冲突是由角色本身包含的内在矛盾所导致的。大学教师角色冲突是指大学教师在饰演教育者、研究者和服务者等角色时的内心冲突。在学术资本主义的背景下,大学与市场的界限日益模糊,大学组织在社会服务的职能上衍生了创业的职能,大学教师作为学术资本主义的核心要点,教师参与社会服务职能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大学教师在积极履行原有教书育人的本职角色时又增加了新的期待角色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学教师角色演变的历史与大学社会职能的拓展是一个协同进步的过程。

1.学者角色与创业人士角色的冲突

传统的学者角色是以学科专业为中心的“学术人”,努力追求以学问为乐趣的境界,以学术为志向,以做学问为存活方法。在学者向创业人士的角色转变中,学者身份只是一种象征性的符号,是与社会资本进行交换的“符号资本”。从校外看,他们像产业中的技术研究职员和小企业资本家的角色;从校内看,他们不过是常识生产车间和专业化生产岗位上的一名一般雇员,他们沉迷参与市场活动,以常识为资本在市场上探寻项目和资金时,学术商业化倾向和短期利益倾向明显,物质上的刺激成为大学科研职员的最大动力,他们探寻商业机会、展示专长并进行资本运作和适度的商业冒险。他们积极地从事商业经济活动,包括教学顾问、企业顾问等职业。

G451 A 1674-4810(2021)08-0033-02

20世纪下半叶,大学组织的内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理念和以效率为核心的新公共管理运动席卷了整个公共部门,在“大市场,小政府”的理念的推进下,西方国家高等教育与研发政策做出了重大调整,流向高等教育系统的资金渐渐降低,西方学者将院校及其教师为确保外部资金而进行的市场活动或具备市场特征的活动,概括为“学术资本主义”。随着组织变革的推进,高校教师愈加像大夫、律师等专业职员涉足市场化的商业活动,从以常识为目的的学者、以专业理想为志向的学人转向了以交易系统常识获得经济利益的资本家。内在角色的转换与外在角色的期待将高校教师置于一个陌生的、机会与挑战并存的学术职业环境中,大学教师时常陷入迷茫、无奈、痛苦、纠结的内心矛盾之中。

三 大学教师角色冲突的调适

怎么办大学教师的角色冲突,通过自我角色的调适减轻学术资本主义浪潮对大学老师传统角色定位所带来的角色冲突,重塑大学教师的角色认知是必要的和紧迫的。

1.打造宽松的组织环境,达成大学教师与产业的良性互动

大学第一需要回归教书育人的本位功能,在此基础上进行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活动,为大学科研职员打造好的、宽松的学术文化环境,充分赋予基层学术组织职员对学术事务的自主权,加大教授治学的作风建设。

2.大学教师自我角色认知的调整,增强角色之间转换的适应能力

大学老师应该加大对自我多重角色的认知能力,增强自我的角色意识,现代的大学教师已经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的学者,开始和社会、政府交际,形成了“家事、国事、天下事,每件事关心”的态度。教师的“成绩不再被限定为第一通过出版而获得;相反它至少是部分地由市场及市场性的活动的成功来衡量”,高校教师不能不离开学生、实验室、教室,他们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学习新的常识并发展市场,对于自己的角色地位、角色行为规范有一个正确而明确的认识,理解与体验其自己的角色饰演,从而形成稳定而深层的角色观念是大学教师角色观念转变的势必需要。企业要想在角逐激烈的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需要教师的常识和技术支持,政府部门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需要大学教师的智商资源,社会的健康进步需要大学教师智商资本的参与。

3.打造多元、立体、弹性的教师评价考核体系

伴随大学与市场的联系日益紧密,大学对大学教师评价偏向于学术活动能否带来市场价值,用获得项目和资金数目和水平的多少来评价大学老师,这迫使大学老师离开自己熟知的教学和学术范围。高校应该意识到,大学教师第一是以教师的角色而存在的。在科学研究活动中,捍卫科学研究中的价值中立原则而不被市场化活动左右,维护大学在引领社会进步中的好形象,担负起社会的批判者、社会的良心、道德的楷模的角色,在此基础上担负起为社会服务的角色。不一样的学者在获得资源、参与市场活动的能力方面存在差异,资深学者更容易把我们的常识、技术、名声转化为商业利益,而年青学者为了得到现行体制的承认,增强自己在学术一同体中的话语权,为职称、终身制等目的而付出巨大努力。他们所拥有些经济资本、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不足以支持其从事学术资本活动,他们直接从市场上获得的资金支持和科研资源有限。美国学者Stuart和Ding在研究“学术资本主义”行为在科学家的社区的传播路径的时候,指出创业和商业的机会总是是最早眷顾经验丰富的、有名望的科学家。由于这部分科学家的名声对他们工业范围的伙伴最有吸引力,也由于这部分科学家已经功成名就,而无需顾及其他人的反对或批评。

2.理想角色与现实角色的冲突

大学教师是一项学术性的职业,每个以学术为存活方法的学者要关注我们的学术志向,超越纯粹实用目的为学术而学术的价值旨趣,在学术一同体内,通过成就的发表得到同行的认同以便获得学术声誉和学术职衔,他们期望有灵活的工作时间和享有高度的专业自主权,大学教师理想的角色是以学术为生命、以学术为志向,其内在逻辑需要教师具备安贫乐道的捐躯精神。然而随着着学术职业环境的外部变化,学者的学术环境和存活环境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外部问责、绩效和策略管理等企业管理的理念引入大学习管理后,大学尽管可以为教师抵制或缓解社会环境和经济环境的肯定重压,但大学面对社会的重压不可防止地促进了教师对自我角色进行重构。

3.常识的“认识论”角色与常识的“政治论”角色冲突

认识论哲学觉得高校教师追求的是高深学问的客观性,以闲逸的好奇为旨趣,因此要摆脱所有价值的判断,强调“学术的客观性”和“价值自由”;而政治论哲学则觉得探讨深奥的常识不止是出于闲逸的好奇,而且它还对国家有着深远影响,因此大学不可以摆脱价值判断,它强调“政治目的”和“为国家服务”。高深常识是高校教师工作的对象,同时也是常识加工的原材料,而高深常识是包含在高等教育系统的各种活动的一同要点,“常识材料,特别是高深常识材料,处于任何高等教育系统的目的和实质的核心”。在学术资本主义的背景下,大学里出现的新的常识流(new circuits of knowledge),即常识成为需要被转换成商品、过程或服务的原材料,在校内外都有了更广泛的流动。因为技术理性至上和工具理性至上使然,高校教师关注的是常识怎么样转化为常识资本,怎么样发挥常识在实质社会范围中的应用价值,强调常识成就的公开化和经济效益最大化,高校教师更高的科研生产力是衡量常识有无价值及价值大小的绝对量化指标。两种迥异常识哲学倡导需要教师饰演的角色非常难达到内在的统一,高校教师的角色冲突就凸显出来。

二 大学教师角色冲突是什么原因

学术资本主义对传统高校教师的角色认知导致了冲击,到底是哪些原因导致上述角色冲突呢?笔者梳理总结出以下缘由。

1.组织变革的推进和大学学术环境的变化

面对政府拨款的相对降低,大学积极地寻求自己的变革以响应外部环境的变化是高等教育摆脱现实困境的抉择,怎么样发挥大学在社会中的引领用途是高校关注的焦点,利益有关者对高等教育水平的期盼和问责机制的打造是外部驱动原因,学校间角逐的加剧和学生作为高等教育服务购买者意识的增强,有关企业为了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需要学术资本化后的科研职员守旧有关的商业秘密,通过专利申请达成常识的私有化来排挤角逐对手扩大市场的份额。

2.大学学术职业评价体制面临的现实困境

高校教师群体是以常识的传播、常识的探索、常识的生成为工作对象,以学术为志向的群体。目前国内大学老师在教师评价过程中引入了分类评价,把大学老师分为教学型、科研型与教学与科研兼备型三种不相同种类型的职员进行考核。但在实践操作过程中,大部分大学都是以追求行政效率为出发点,形成重科研、轻教学,重数目、轻水平的评价机制。美国学者Campbell和Slaughter 在文章中讲解说,从事经济研究的大学教师非常快就能积累学术成就的数目、收入和威望,而其他学科的教师只能投入教学,从而越发没时间从事科研和创导致果。高校教师为了自己的存活和进步,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他们也想改变行为和角色来寻求外部经费和科研资源,以此获得成功、收益和声誉,主动或是被动地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与市场联系紧密、能带来经济利益的“应用研究”,相对而言教学活动在大学中处于不利地位。 3.学科归属与组织归属的矛盾使然

克拉克通过研究发现,“高等教育组织的心脏是各门学科和事业单位之间形成的相互交织的矩阵”。大学被看作是可出售常识的主要出处,完整的科学常识让人为地划分为互不相通与交融的学科门类,学科之间的藩篱不断强化,此时的常识分子因为常识的分化愈加商业化、功利化、市场化和有机化,围绕学科建制组成的基层学术组织职员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研究总是是有限的和理性的。缺少在“大科学”年代以问题、项目为导向的跨学科、协同式研究的意识,条块分割的学术组织之间交流的规范本钱非常高,学术心脏地带难以被激活,专业分工的细化,致使了大学教师把我们的视域仅仅局限在自己所属的专业范围,不同学科门类间的限制性及封闭性日益彰显。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